qianyeweiyang318

聆夜
blbg都吃
初三狗,弧长
写点破段子自娱自乐

周叶/反囚禁

大概乱七八糟
考前摸鱼

ooc严重,慎入

崩坏的内心,失控的感情

叶修看着被称为联盟第一脸的人,内心的情愫如同失去天敌的植物,疯狂生长,覆盖了原本

昏暗的监禁室内

叶修叼着烟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绑在椅背上的周泽楷:“小周,就算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小周微微仰起头,笼罩在叶修的阴影下,始终保持沉默

“啧”叶修微微有些恼了

形势很快发生了反转

小周解开了仅仅束缚住手腕的绳子,在叶修惊愕的时候压倒了他

“前辈喜欢绑?”小周歪歪脑袋,不等叶修的回答,便利索的把叶修绑了起来,用叶修的上衣堵住了他的嘴

“前辈,继续说。”小周笑得很开心

凹凸世界乙女向/

凹凸世界乙女向
当你吃醋了咬他们

安迷修
        你和安迷修日常出门刷怪,没想到竟然刷出了boss,混乱中,你和安迷修散开了,和你们组队的小姐姐也不见了。
        在你循着怪物的叫声找到安迷修之后,你却望见了这一幕:小姐姐被面前怪物到我吼声吓得直往安迷修怀里钻。
        你脸色瞬间阴沉,上前三下两下解决了怪物。
        小姐姐也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连忙退开:“抱歉……”
       安迷修也为小姐姐辩解:“小姐,不是您想的那样的……”
       你径直走到安迷修面前,狠狠揪起他的领带,在他脖子上啃了一口,留下了一个鲜明的牙印。
        安迷修脸瞬间红到了脖子根,你也没好到哪里去,缩在他怀里闷闷出声:“我知道,就是我还是会吃醋。现在给你留了我的印记,她们就知道你是我的人了。”
        安迷修看着怀里的脑袋,伸手摸了摸:“是的,小姐,在下是您专属的骑士。”
      你抬起头,毫无意外的撞进了那双温柔的绿色眼眸

雷狮
现代paro
        你知道你男朋友雷狮很好看很招女孩子喜欢,可是只是去买了个冰淇淋的间隙,就又有女人来勾搭他了!
        你看着突然拉进与雷狮距离的妖媚女人,火冒三丈。哒哒哒跑过去,就是一顿训
      “小姐姐你不知道这是我男朋友嘛?还有雷狮你也不知道挪开一点!”
       “嗤,你是他女朋友?”女人上下大量你一番,毫不客气嘲笑你,“呐小哥,你看我怎么样,比这个咄咄逼人的女人好多了吧?”
        “哼,还可以。”雷狮回答让你炸了毛
        !!!气到爆炸,这个女人太让人不爽了。
       你直接扑到雷狮身上紧紧抱住他,顺便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凶巴巴的回头:“现在你看到没,这是我男朋友,有我记号的!”
        雷狮抱稳你:“那这里也来一个怎么样。”说罢低头吻住你
        看着难分难舍的两个人,女人气直跺脚,最后气呼呼的走了
        “你,你说那个女人还可以。”被雷狮亲的晕晕乎乎的你仍然惦记着那句话
        “她是还可以,你是最独一无二的,没人能和你比。”雷狮笑着又亲了你一口


       金性格开朗,大大咧咧的,却是意外的吸引女孩子,你盯着金身边的女孩子们,醋意又上来了。
       你拨开他们,跑到了金的面前。
       “金!”你愤愤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怎,怎么了?你生气了?”金发现了你的坏情绪
       “没错,我生气了,你哄我都哄不好的那种。”
       “欸,不要啊,你为什么生气啦,我哪里不对吗?我改还不好?”
       “唔,有一点要改”
       “哪里哪里?你说,我改”
         金猝不及防的被你啃了一口,脖子上留下一个显眼的牙印
       “身为我男朋友却不知道留一个我的印记,所以她们总是缠着你。哼。”
        “你,你喜欢就好”金红了脸,小声的说着,小心翼翼的看着你
        看着金的神情,你忍俊不禁:“金你这么可爱,就原谅你好啦。下次不要再让她们靠你太近了,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
        “好!你说什么都对!”金用力抱住了你

魔道祖师/短小情话

ooc预警_(:з」∠)_

蓝湛
扯掉了我抹额
撩动了我的心
如何补偿
不如天天

魏无羡
带我回家
护我周全
如何偿还
余生与你天天如何

金光瑶
不嫌弃我的出身
不愿意怀疑我
无以回报
唯有这颗真心

蓝曦臣
娼妓之子如何
大哥厌你如何
还是乖巧聪慧的阿瑶
最喜欢的阿瑶

魔道祖师/众人

眉间一点朱砂
身着金星雪浪衣袍
生于娼妓之院
辱于阶梯之上
死于观音之庙

额上一指抹额
身着洁白衣袍
不夜城倾心一人
剑指奸邪
琴声所念之人在何

一身乌黑衣袍
腰间墨黑短笛
乱葬岗生活
双杰反目
孤魂归于此

妙手回春之医师
双手沾染
因一温字
只身一人灰飞烟灭

紫色衣裙张扬
手执紫色长鞭
护儿心切
死于家中

凌厉眼神
嘴硬心软
年少当家
双杰不再
撑起一片莲花坞

眉间温柔笑意
素手熬煮汤水
终与心上人喜结连理
赤色喜服混于鲜血

年幼丧家
存于乱葬之地
逃至树洞之中
成在严苛之家

天生白瞳
生于市井之中
留于道长身侧
死于恶人之手

霜月风华临于复杂人世
自剜双眼偿友人
救下恶人
义城三年
语出剑颤
魂魄零碎

幼时流浪
小指碾于车轮之下
天真不在
伪装仍在
伪为道长模样
手握当初之糖死于剑下

刀剑乱舞乙女向/当你说自己不可爱

ooc预警


三日月宗近
哦呀
是老人家不懂得年轻人的审美了吗
姬君在我看来是很可爱的呢

加州清光
虽然我也很可爱
但是主人才是最可爱的!
主人要自信一点嘛

今剑

为什么怎么说呀
主人明明有这么~可爱的

鹤丸国永

这可真是吓到我了
难得看到你这样的表情
哈哈哈哈哈哈
你也是很可爱的啦

山姥切国广
这种事情不应该向加州他们倾诉吗
不过你很可爱就是了(越来越小声)

乱藤四郎
什么!
主人你真的是
看看你明明这么可爱
还说自己不可爱
我很妒忌的哦

看到这篇文的婶婶你们都是最可爱的!(。・ω・。)ノ♡

骗徒先生的糖果


帕帕单场乙女向
刀子XD

      说实话,你和帕洛斯能够活到大赛最后你很意外。
      “帕洛斯,只剩我们两个了。”参赛大厅由最初的吵闹,渐渐失去了生机,变得空无一人。你环视周围,都是灰色的色调
       你直直盯着帕洛斯,像往常一样笑了起来:“想要活下去吗?”
       你很清楚,帕洛斯当然想要活下去,对于骗徒先生来说,生命才是最具有诱惑力的东西
        帕洛斯笑眯眯的:“当然想要。但是更想要你。”
        骗徒先生的笑容就是最美好的包装,包装起了阴暗深邃的内心。你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明明说喜欢是藏不住的,捂住嘴巴也会从眼睛里跑出来。可是为什么帕洛斯的眼睛里没有呢。
         你走近了帕洛斯,抱住了他。明明身体之间贴近,心的距离却不会贴近一丝一毫呢。你喃喃道。
        “嗯?什么?”帕洛斯疑惑的微微低头,试图听清你的低语。
        “没有。”你轻轻摇了摇头,“帕洛斯,杀了我吧。”波澜不惊的语调却在两人心中激起万丈波澜
         你牵起帕洛斯的手,放在了你的心脏处:“帕洛斯,活下去。”
        已经决定了,即使是骗局也继续下去,为了不尝到玻璃碎渣深入胸口血肉的痛苦滋味。心甘情愿的沉沦其中吧
        帕洛斯抱紧了你:“我下不去手。”暗影使者却盘踞在你的身边。
        “我想和你在一起。”耳边亲密低语却是好似捕猎前的诱惑,让你慢慢沉迷其中,不知不觉死去
        “亲亲我。”你泪眼朦胧
        “好。”帕洛斯轻轻托着你的后脑。微微吐出的红舌好似蛇信子,是危险的信号。
        你还是凑上前与帕洛斯纠缠在一起。即使一切都是欺骗也好,最后也让我沉浸在美好的谎言制造的蜜罐里吧
         骗徒先生的双手穿透了爱人的身体,沾满了爱人的血液。
        你口中鲜血不断溢出:“帕洛斯,我爱你。”至少在最后,我还是在你的怀抱里
         “我也爱你。”骗徒先生独特的黑色眼睛如同一潭水,深邃不可窥见,悲伤的假象下没有任何情爱激起的波澜。
        从一开始,帕洛斯与你的恋情就只是一场骗局。你早已经料到了你的结局,为了圆帕洛斯这个巨大的谎言,你以你的生命为代价。
         为了保全生命的骗徒先生找到了愿意庇护他的港湾,作为回报,骗徒先生能够付出的,只有虚假却又令人沉迷的爱意。
         你心甘情愿的死在了骗徒充满虚情假意的怀抱里,化作点点星光消散

主要就吃雷安和瑞金嘿嘿嘿

当你说你要减肥

爆肝!!
ooc!!

安迷修
         你捏捏大腿,把自己丢在床上打滚:“安迷修!我要减肥!你要监督我!” 
        安迷修震惊:“欸,小姐,那在下买的这个蛋糕……”
        “唔,”你皱起了眉头,“那吃完这个再减肥好啦。”
        安迷修看着两眼放光的你,摸摸你的头:“小姐这么可爱,怎么会需要减肥呢。小姐的身材永远都是最标准的。”
        “真的吗?”你满嘴奶油,含糊不清的问着安迷修。
         安迷修看着可爱的你,笑得更灿烂了:“那当然,骑士要守护的当然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姐。”

雷狮
        你窝在雷狮怀里,委屈巴巴的发声:“大猫猫,我觉得我胖了,我要减肥。”
       “哼,就你这鶸,能做的到吗?”雷狮不屑
        “你监督我嘛。”你抬起头,眼睛一眨一眨的朝他卖萌。
        雷狮捂鼻子:“你可是海盗看上的珍宝,哪里有什么减肥的必要。你是在怀疑我的目光吗?”
        你嘿嘿一笑:“没有没有,我哪里敢~”
         雷狮狂妄的笑着:“这才对。而且”
         “嗯?”你疑惑的歪头,等着雷狮说下去。
         雷狮罪恶的双手移动到了你的胸前,用力揉了一把:“这里,大小刚刚好,还可以再大一点,再减就不够了。”雷狮俯身在你耳边低语
         “噫!”你瞬间含羞到爆炸,手脚并用想爬出雷狮的怀中。
        “晚了。”你被雷狮压住了,“如果实在想减肥的话,做点运动吧?”

嘉德罗斯
         你站在体重秤上,望着荧光屏显示的数字,幽幽叹了口气:“螺丝,我觉得我要减肥了。”
         “哈,渣渣你要减肥。”嘉德罗斯正拿着汉堡啃的津津有味,婴儿肥的双颊鼓起。
        嘉德罗斯举起汉堡:“渣渣你要吃吗?”
        你一惊:“不,不行。”但是你的手却控制不住的伸了出去。
        “哼,你个渣渣还想减肥。”
         “螺丝你QAQ”你快哭出来了
         “啧。”嘉德罗斯带着不耐烦的表情把你揽进怀里,“渣——渣,你不需要减肥,本王的的眼光不容质疑。”
        “嘿嘿,螺丝你最好了。”你开心的蹭了蹭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番茄


        金捏了捏你脸上的肉:“总觉得你好像有点胖了呀,脸都肉肉的了。”  
        “金!”你愤愤道,“我要减肥!我真的胖了。”
         “欸,为什么要减肥呀。你的脸肉肉的超级可爱,触感也很好呢。”金有蹂躏了几把你的双颊
          “唔唔唔!”你发出了模糊的抗议
           金突然抱住了你,脑袋埋在了你脖颈处:“你才不会胖呢。抱起来手感很好呢。”金的手到处捏着你身上的肉肉
         “金!”你嗔怒着抓住了金的手
          “怎么了么”埋在你脖颈处的金毛抬起,看到了你潮红的双颊
         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嗷,抱歉!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觉得你并没有很胖啦。”
        “不要减肥啦,你现在已经足够健康了。”金灿烂的笑着。
        看着金治愈的笑容你抛弃了一切,狂点头:“好好好。”

脆皮组/日常的求婚

现代大学生paro
ooc预警!!
看题目就知道是糖啦XD
         
         辰砂和法斯在一起了。大家都震惊了,原来他们才在一起??嗯??看法斯天天往辰砂那边凑,辰砂也不推开他。
         辰砂和法斯牵着手走在学校的樱花大道上,法斯向往常一样叽叽喳喳不休,辰砂一边嫌弃他吵一边耐心的听着。路人:对方拒绝了你的狗粮并掀翻了你的狗碗
         辰砂和法斯在校外合租,住在一起。两人慢悠悠散着步回了家。法斯一回家便迫不及待的瘫在了沙发上:“哈,还是沙发舒服。”
        辰砂脱下了鞋子摆好,顺便把法斯甩乱的鞋子也摆好:“总是这样乱七八糟的。”
        法斯嘿嘿一笑,盘腿坐好:“辰砂你也总是会帮我整理的嘛。”
         辰砂脸一红:“才,才没有!今天轮到我做饭了,你要吃什么。”
       “嚯嚯,辰砂同学,话题转移的迅速而利落呢。”法斯赶在辰砂再次傲娇之前开了口,“辰砂做的我都吃!”
        “哼。”辰砂扭头进了厨房忙碌。
         法斯笑眯眯的坐在沙发上看着厨房里的辰砂。
        辰砂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再次红了脸,拎着菜刀回头:“你,你干嘛。”
       “噫,”看着菜刀泛起的白光,法斯吓得抖了一抖,“没,没什么事啦,就是无聊嘛。”
        “无聊的话考虑一下你挂科的那几科怎么办。”辰砂回身继续切菜。
         “哎QAQ”法斯泪眼汪汪,“辰砂你不要提这个嘛,我已经很努力了。”
          “那在努力一点成为学者老师吧。”辰砂淡淡一笑。
        学者老师这四个字在法斯的脑海无限循环。“咳咳,”法斯一下子飘飘然,清了清嗓子,“那辰砂同学,我就要求你做我的助手好了。”
        辰砂早已习惯法斯搞怪的嗓音,手上动作毫不停顿:“好啊,学·者·老·师。”
         听着一字一顿的学者老师,法斯几乎要上天:“嘿嘿嘿。”一阵傻笑
        辰砂面无表情:“难怪挂了那么多科。”
       飘飘然的法斯哪里听得见
       不知不觉辰砂做好了饭,喊法斯来吃。
        “好!”法斯洗了手啪嗒啪嗒踩着拖鞋过来了,“哇,不愧是辰砂,真香。”
        “哼,吃饭了。”辰砂再次傲娇。
          吃完饭后,法斯满足的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嗝,辰砂做的菜真好吃呀。好想吃一辈子。”
         辰砂红了脸:“你在说什么!”
         “欸?”法斯一脸懵逼,“我说错什么了吗?”
          辰砂叹了口气,算了,也没指望这笨蛋会说出这种话。
         “没有。”辰砂冷静了
          “刚刚那句话,是认真的哦,辰砂,和我结婚吧。”法斯笑了起来
          “欸?!这,这种事情,好歹由我来吧。”辰砂突然跑进房间翻翻找找。
         “辰砂?”
          “你,你等一下。”辰砂很快出来了,手背在身后似乎在藏什么。
         辰砂走到法斯面前,此时的法斯仍坐在椅子上。辰砂单膝下跪,身后的手伸出,白皙的双手间是一个黑绒盒子。
        辰砂打开了盒子,一双盛满诚恳与深情的红眸望着法斯:“法斯,我爱你,我们,结婚吧?”
         法斯惊讶:“辰砂,你你你什么时候买的戒指?”
         “这个当然是要偷偷准备的。”辰砂眼眸弯弯,仿佛碎了许多星星在里面。
         法斯仿佛被这双眸子吸了进去怔怔的点了头:“好。”
        辰砂取出了戒指,小心的给面前人戴上,小心翼翼的仿佛面前人是世纪上独一无二的珍宝。
         “咳,那接下来请新郎新娘亲吻对方。”法斯即使在这种时候也要皮一下,“嘻嘻。”
        辰砂捏住了法斯的下颔,亲了上去。
        “唔唔唔”法斯懵了,他家辰砂什么时候这么霸道了。
         一吻毕,两人脸都通红。
        法斯搂住了辰砂的脖颈,蹭着辰砂,满足的傻笑着。“想和辰砂一直一直在一起呐。”
        辰砂回抱住法斯:“好。”

all夏/欢脱的一天


        夏目到一家咖啡店打工,是被多轨拜托替班的。
        “所以这就是你穿着这个小姑娘一样粉粉的围裙的原因?”猫咪老师吧唧吧唧嚼着章鱼含看向夏目。
        夏目穿着黑色的店员制服,外面却套着一件粉色的围裙,围裙边缀满了可爱的皱褶,腰上还有粉嫩的两个蝴蝶结,粉色的系带在身后打了一个精致的蝴蝶结。
        蹲在员工更衣室的夏目一脸生无可恋:“多轨也没和我说要穿这个。”
        “哼,丢人。就蹲在这里别出去好了。省的给那群人类看了嘲笑。”猫咪老师继续冷淡的嚼着章鱼。
        “没办法啊。”夏目拍拍脸,站起了身,“毕竟是帮多轨替班,不能一直呆在这里。这里应该也不会有认识的人。”
         猫咪老师跳了起来:“喂!夏目!”然鹅猫咪老师只能眼睁睁的望着夏目走了出去。拖住夏目?开玩笑猫咪老师现在被夏目搬到柜子上,跳下来会死猫的。猫咪老师气呼呼:“难得穿这么可爱,竟然要出去给那群人类看。”猫咪老师开始化悲愤为食欲
        夏目豁出去了,走出了更衣室。
        店里有一面照片墙,是可以与店员合照并且将相片挂在墙上。由于照片太多,墙下摞着几个箱子存放照片,只有一部分挂在墙上。
        夏目深呼吸,整了整衣服。却不想引来一片女生的注目。夏目的笑一下子吓得有些尴尬。
        “啊哈哈。”夏目不知所措的笑着
         一个女生小步跑到夏目面前:“那个,请问店员可以帮忙找一下照片嘛?”
        “啊,好的,请问您要找谁的呢?”
         “就是那个橙色短发的小姐姐的ww”
          “是多轨的吧?好的,请等一下。”夏目温和的笑着。
        夏目蹲下身,在箱子里翻翻找找。
        店门开了,店门口的风铃叮当作响。
        “欢迎光……”夏目抬头露出了一个微笑,发现来人竟然是田沼,吓得最后一个字被咽了回去。给女性朋友替班穿着粉粉的衣服被朋友看到了怎么办,在线等,很急。
        田沼看到穿着粉色围裙的夏目,下意识的捂住了鼻子。太好了没有流鼻血。然后掏出手机对着懵逼的夏目就是一阵狂拍。
         夏目:肥肠慌张.JPG
        后厨里出现了两个可疑的身影,名取压低了帽子,拿着手持摄像机对准了夏目:“夏目君竟然穿的这么可爱。”碎碎念.JPG
        名取用力的扒着门框:“这么可爱的夏目君好想独占他啊”碎碎念.JPG+1
         后厨的店员小姐姐:“咦惹哪里来的两个可疑人物,还紧紧盯着来替班的那位小哥哥要不要帮他报警啊。”
        猫咪老师滚动着肥胖的身躯来到了后厨,袭击了这两个痴汉。“你们竟然敢觊觎我的夏目!”哦然后三个人在后厨打起来了。
       夏目:为什么后厨有人打架!店里不是都是小姐姐吗?小姐姐这么凶的吗?听到后厨动静的夏目瑟瑟发抖.JPG
       可喜可贺,今天的田沼还没有发现他的三个情敌,专心拍着他可爱的夏目了。